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17歲少女倒在通往大學的獨木橋下
17歲少女倒在通往大學的獨木橋下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1655次



    1999年7月12日,家住北京的秋子在自己家里擰開煤氣開關自殺身亡。

  抱著她僵硬的尸體,她的父親怎么也不能相信每天快樂得象小燕子一樣的女兒會自殺!就在自殺的前一天晚上,女兒還快樂地彈琴、唱歌,還輕盈地邁著舞步給他跳了一段芭蕾
舞,還將今年高考的作文題找來,連夜寫了一篇作文——“假如記憶可以移植”。就在自殺的這天早晨,她推著自行車去上學時還一臉笑容。她怎么會自殺?

  雖然現場有女兒留下的遺書,可是秋子的父親和母親仍堅持要進行尸檢。

  7月24日,他們拿到了尸檢報告,尸檢證明:秋子是自殺。

  一個馬上就要上高三的十七歲少女,正是如花的年齡,她為什么要選擇死亡?   秋子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異了。她有時跟著母親生活,有時跟著父親生活,也許是生活的動蕩,進了初中后,秋子的學習成績越來越差。

  父母心里暗暗著急,他們擔心女兒上不了高中,上不了高中就意味著上不了大學。這是他們不愿看到的。他們希望女兒上大學,而且最好是念大學本科,因為對于女兒她們這一代人來講,這似乎是惟一的出路。

  為了能讓秋子考上高中,初二下學期,父親費了很大周折將她轉到海淀區一所比較好的中學,又不惜高價給她請了家教,為了讓老師多鼓勵秋子讓她恢復自信,父親還不時去學校與老師“聯絡”感情。   那些日子,秋子非常努力,學習成績有了明顯進步。

  馬上就要中考了,秋子面臨著是報考中專,還是報考高中的選擇。一些親友勸秋子報考幼兒師范,他們覺得秋子當幼兒教師很合適,秋子喜歡孩子,在她的床頭掛滿了布娃娃,平時見到誰家的孩子總是喜歡得眉開眼笑。而且,秋子愛唱歌跳舞,鋼琴已經拿了6級。秋子雖然也想上高中,然后上大學,但是她知道,對于她來講,實現那個目標實在是太難太難了,她也想報考幼兒師范。可是父親堅決不同意,他希望女兒上高中,然后上大學。

  中考時,秋子考了558分,上了普高錄取線。

  雖然秋子的中考成績只夠上一所普通高中,可是望女成才的父親卻通過關系在朝陽區給秋子聯系了一所重點中學。從城南的家里去城東的學校,騎自行車單程要一小時四十分鐘。

  每天早晨,秋子五點半鐘就得起床,晚上七、八點鐘才能回到家。那個時候,父親總是做好了飯菜在等著她,她需要這種有人等候有人關愛的家的感覺。

  可是在學校,秋子的自信卻一點一點被擊碎。入校后的第一次考試她就被遠遠地拋在后面。可是她仍想努力趕上去。父親給她請了家教,上高一的那個暑假,她基本上是在補課中度過的,她從數學老師家里,趕到物理老師家里,又從物理老師家里趕到化學老師家里。僅這一個暑假,補課費就花了幾千元。   從高一開始,秋子除了寒暑假補課,平時的每個周末晚上也幾乎都奔波在補課的路上。父親還給她報了芭蕾舞培訓班,繪畫培訓班,硬筆書法培訓班。他希望秋子將來成為一個全面發展的大學生。

  為了鼓勵她的學習積極性,父親規定,每去一次培訓班獎勵10元錢,每練寫一頁字獎勵3元錢。父親還規定,數學成績進入班級前20名,獎勵500元,總成績進入班級前20名獎勵1000元。他將女兒的書法作品按時間一一編上號,讓女兒看到自己進步的足跡。他請人將女兒畫的畫和她喜愛的卡通片,打磨到女兒小房間的窗玻璃上,讓她高興,讓她為自己驕傲。   然而,望女成才的父親不知道,這種“鼓勵”更增加了秋子的精神壓力,她害怕辜負父親的期望,害怕對不起父親的愛。在她的小房間里,書桌上方的墻上貼著一張張復習計劃,上面寫著:“功夫不負有心人,加油!”桌子上還擺放著她給自己畫的自畫像,像的旁邊,她寫著:祝秋子考試成功!

  可是據她的同學講,秋子一到考試就緊張,對分數敏感到恐怖的程度,每次考完試,她都如坐針氈掰著手算分,晚上經常做噩夢,常常一臉淚水一身冷汗地從噩夢中驚醒。這種內心的壓力和恐懼她只對她的好朋友講過,而在關愛她的父親面前,她將內心的這種恐懼深深地隱藏起來,展現給父親的永遠是燦爛的笑容,永遠是快樂活潑的身影。偶爾和父親一起看電視,她也總是愛看充滿了歡聲笑語的《歡樂總動員》。   秋子死后,父親回憶說,秋子跟他一起生活以來只見她哭過一次,那是她養的一只小松鼠死了,她給他打電話說:“爸爸,小松鼠死了……”說著便在電話里嗚嗚咽咽地哭開了,哭得很傷心。父親不知道女兒“燦爛”笑容背后的苦澀和憂郁,不知道深夜里她偷偷的哭泣。

  秋子最高興、最放松的是去姥姥家,因為,沒有文化的姥姥愛她疼她,從不問她的學習成績怎樣,從不問她拿了多少分。   可是在家里,秋子找不到這種輕松。雖然父親從不訓斥她從不指責她,但是那飽含著期待的目光,那句總掛在嘴邊的“咱們一定能考上大本”的鼓勵,象大山一樣壓在她的心上,使她喘不過氣來。她是多么想做一個父母希望的讓他們驕傲的好女兒啊,可是那個目標對于她來說總是那樣地遙不可及。雖然她很用功,也很努力,可是在這所強手如云的重點中學,她的心里總籠罩著失敗的陰影,雖然她臉上整天都帶著“燦爛”的笑容,可是心里卻總有一樣東西抓著她,使她自卑,使她不敢正視前方。   其實,秋子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女孩,如果不是目前這種以分數論英雄,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教育,她也許會成長為一位很不錯的導演亦或歌唱家、舞蹈家,她有很不錯的組織才能和文藝天分。

  高一上學期,學校民主選舉校學生會干部。秋子雄心勃勃地參加了競選,她競選的是校學生會文體部部長。競選那天,她以出色的演說贏得了同學們的好感和信任,成為得票最高者。這可能是秋子短暫人生中最輝煌的一次成功。

  1998年元旦,學校要組織一場文藝演出,秋子承擔了大部分組織排練工作,她自編自導,干得很認真很投入很得心應手,在那里,人們看到的是一個自信的秋子。   可是課堂上的秋子卻難有這樣的自信。在只看分數不認人的老師眼里,秋子不是一個好學生。在課堂上,她常常因為回答不出老師的提問而被尷尬地掛在座位上,每當這個時候,羞愧難當的秋子恨不能有條地縫鉆進去藏起來。她也常常因為考試成績不好被喊到老師辦公室訓話,每回出來都抹著眼淚。

  在課堂上,一些老師常常恨鐵不成鋼地公開將秋子這樣的差生斥之為“豬腦子”、“腦積水”。

  每一個生命都是有尊嚴的,可是秋子的尊嚴卻在一次次的失敗中被剝得精光。

  用老師和家長的標準衡量自己,秋子總覺得自己很失敗,這種挫折感使她無所適從,她想拼命抓住那個上大學的夢,可是那個夢卻似乎越飄越遠。   就在她自殺前的晚上,秋子從一位老師家拿回了當年的高考作文題,連夜寫出了她的最后一篇作文:“假如記憶可以移植”。

  ——假如記憶可以移植,我第一個要做的事兒……哈哈……

  肥仔是我們班的尖子生,哼,瞧他整天趾高氣揚的德行,這次非要把他的記憶給移了。

  嘻,要是我每次都能考全班第一的話,那我該多牛呀,老師和同學還不該另眼看我!

  我還想移植比爾.蓋茨的記憶,那我就能自由地遨游在電腦的海洋里。我也想移植籃球巨星麥克.喬丹的記憶,讓我在球場上大展我非凡的豐采。我想移植愛樂樂團著名指揮家勞林.馬澤爾的記憶,那樣,我國的交響樂團在國際上一定會舉足輕重。我還想移植國外研制航空母艦的科學家的記憶,那樣我就可以實現中國這一項零的突破。……

  秋子,她是多么想找回失去的自信和自尊啊!

  可是幻想畢竟不是現實。擺在秋子面前的現實是殘酷的。在6月底進行的期末考試中,她有三門功課不及格。她又一次被喊到了老師的辦公室,老師告訴她,總成績排在最后4名的同學,高三要分流出去,而秋子就剛好排在倒數第四名。所謂的分流,就是留級或者轉到職業高中。

  秋子哭了,她對同學說:“我要是上不了高三可怎么辦呀。”

  也許學校這樣做是不得已而為之,在高考升學率的指揮棒下,他們只有早點將沒有希望的學生淘汰掉才能保證高考升學率。在通往大學的逼仄的路上,競爭是殘酷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可是這種競爭犧牲的卻是大多數!大多數學生被淘汰出局,成為失敗者,在以后漫長的人生中,他們也許永遠也擺脫不了對這次失敗的慘痛的記憶,永遠也擺脫不了這次失敗投在他們生活中的陰影。

  7月12日,是星期一。秋子還是象往常那樣5點半鐘就起床了,吃了早點,笑盈盈地跟父親打了招呼就推著自行車上學去了。

  可是她并沒有去學校,也許她預料老師會在那天公布會考成績,她沒有勇氣再次面對失敗的打擊。在父親上班后,她又推著自行車回家了。

  果然象秋子預料的那樣,這天上午,老師公布了會考成績,她有兩門功課不及格。秋子沒來上課并沒有引起老師的注意,老師只是輕描淡寫地讓一位同學通知秋子,讓她交錢和照片參加補考。

  同學在課間給秋子家去了電話,接電話的是秋子。

  下午5點半鐘,父親在廚房里發現了秋子的尸體。身邊放著她留下的遺書:會考兩門不及格對我的打擊太大了……我對不起你們……。   也許秋子覺得她一定會使父親和母親失望,也許那永遠掛在臉上的“燦爛”笑容使她太累太累,她才決定用死去早早地將人生的帷幕拉上。

  還有一年就要參加高考的秋子,終于滿懷遺憾地倒在通往大學的獨木橋下。

  這是一個令人潸然淚下的悲劇。但是,倒在“獨木橋”下的又何止一個秋子。

  就在秋子死后不久,江蘇的一位高三女生,參加完高考后喝農藥自殺身亡,原因是自認為沒考好,上大學無望。可就在她死后沒幾天,她的家人收到了某大學錄取通知書。

  也就在秋子死后不久,武漢市一位中學生服安眠藥自殺未遂,原因也是因為學習成績不好,難以承受高考的壓力。   這位從死亡線上被拉回的中學生說,因為成績不好,期中考試時,老師怕影響全班成績,要她回家,不讓她參加考試。有的同學甚至當面對她說:“你怎么不死呢,要是你死了,高考時,我們班的分母就變小了,高考升學率就上去了。”

  是什么造成了這種扭曲的心理?是什么造成了這一起起悲劇?

  一位教育專家指出,這是因為“在社會公眾眼里,只有上了大學才是成功,否則就是失敗,這樣的評價標準人為地制造了無數失敗者,而這些失敗者,他們也許要用一生的歲月才會找回失去的自尊、自信和尊嚴。”   為了上大學,孩子從小就得背上沉重的書包,象作坊的小工一樣年復一年地干著他們厭煩而又不得不干的活。為了上大學,學生幻想的翅膀被剪斷了,學生的想象力被閹割了,幻想和想像成了一種奢侈。為了上大學,老師、家長不得不與孩子為敵,將他們訓練成考試機器,教化成學習的奴隸。

  上大學真是人生唯一的路嗎?如果不上大學呢?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