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中風的舌頭
中風的舌頭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1649次



曾聽過一個故事:

  一殺人犯死后被打入十八層地獄,他傷心悔恨得不得了。正在傷感之際,忽然聽腳底下似乎有人在唉聲嘆氣。

  殺人犯很吃驚,這十八層已是地獄的最底層了,腳底下怎么還會有人?他懷疑自己聽錯了。再側耳細聽,那聲音確實是從腳底下傳來的,殺人犯大驚失色地問:"下面什么人?你住在什么地方?"

  下面的人回答:"我是教師,住在地獄的第十九層。"

  殺人犯更吃驚了,說:"地獄不是只有十八層嗎?怎么出了個第十九層?"

  下面的人說:"這是閻王特設的。"

  殺人犯說:"殺人就是最重的罪了,你的罪難道比殺人還要重嗎?"

  那人說:"這你就不知道了,人有兩條命,一是性命,一是慧命,殺性命僅傷肉體,殺慧命毀掉的可是靈魂啊。就因我生前誤人子弟,殺了許多孩子的慧命,所以就被下到第十九層了。"

  這個故事發人深省。其實,殺孩子慧命的并非只有個別老師,還有個別家長,還有一些看起來跟孩子并無直接關系的其他成年人。他們有意或無意地踐踏了孩子的自尊,破壞了孩子的尊嚴,或者粗暴地折斷了孩子心里的自信之樹,或無知地堵塞了孩子的智慧之泉。

  這是一種看不見的罪惡,因為看不見,人們便忽視了它,使它逃脫了法律的審判和制裁。因為看不見,受害者甚至無處申訴,無法舉證,只有自己吞下苦果。今天,這種看不見的罪惡并沒有從我們這片土地上消失,它仍在奪去一個又一個孩子的慧命。

  在一家網站,筆者無意間看到一個網頁,網頁的主題讓人瞠目結舌——"我恨我師"。我不知道制作這個網頁的是誰,但我想他一定是一個被老師深深傷害過的人。點擊網頁發現,跟帖的人不少,先看小標題——"只因一次發揮失常,老師就將我打入了另冊"、"老師不相信我沒作弊"、"因為課文讀不好,老師就說我笨"、"數學沒及格,老師讓我站著'示眾'"、"因為學習成績中等,老師便剝奪了我競選學生干部的權利"、"背著早戀的冤案,我的高中時代充滿了痛苦"……文中雖然有過激之詞,雖然有以偏概全的偏頗,但閱讀這些故事,心靈仍不能不受到震動。

  下面是一位署名"婉兒"的年輕人的自述:

  曾經讀過不少懷念老師的文章,也曾一次次被"我愛我師"的真情感動。記得上小學四年級時曾寫過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理想》,那時我的理想就是當一名教師。可是高一時的一段經歷不但顛覆了我的理想,而且顛覆了我生命中的支柱——自信,我一直擺脫不了"丑小鴨"的自卑,擺脫不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痛苦,那是一段噩夢般的日子,因為它,我的人生拐了一個彎。

  上小學時,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我當過少先隊大隊委,還當過學校小記者隊隊長。升初中那年,市里實行電腦派位,運氣不好的我,去了一所普通中學。雖然進的是一所普通中學,但我并沒有因此氣餒和消沉,我暗暗地下決心,一定要在中考時考進重點中學。

  初中三年,我一直在重點班,學習成績一直保持在年級前5名。那時候的我,對自己充滿了自信。

  中考填報志愿時,父母建議我報考區里的一所重點中學,認為報那所學校把握性大。可是我卻堅持要報考那所聲名顯赫的市重點中學,因為考上那所重點中學一直是我的夢想。以我當時的實力報考那所重點中學是有一定風險的,但我仍想搏一搏,我不愿給自己留下遺憾。

  中考前的那段日子,雖然沒有"頭懸梁,錐刺骨",但我卻是拼出了全力,每天晚上都要復習到深夜。因為我知道,既然已經選擇了那所重點中學我就沒有退路了,如果考不上,我很有可能會掉到三類學校。

  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的中考成績超出了父母的期望,也超出了我自己的期望,考了612分,進入了全區前50名。這個排名在我所在的那所普通中學是第一次,校長親自到我家祝賀,說我為學校爭了光。

  我終于如愿以償地走進了那所市重點中學。

  開學那天,我既興奮激動,又有一種隱隱的壓力,能考進這所重點中學的都是各個學校的尖子生。

那天上午,第二節課是英語課。教英語的是一位中年女老師,她不茍言笑,很威嚴的樣子。課上了一會兒后,她點同學起來回答問題。她先叫了一個男同學,那個同學回答問題時發音不太標準,她很不滿意地說:"你們學校難道沒有口語課嗎?真奇怪你是怎么考上來的。"說得那個男同學面紅耳赤地低著頭。

  然后,她又隨口叫起了我。我心里頓時緊張起來,因為我和那個同學原是一個學校的。果然,我剛站起來,她就問:"你倆是一個學校的吧?"我一聽心里更慌了,我滿臉通紅地點點頭。我發現她臉上閃過一種瞧不起的神情。

  她又重復了一遍問題讓我回答。其實對于英語成績一向很好的我來說,那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我本可以很輕松地回答出來,可是不知怎么,我的舌頭像中風似的,僵硬得不聽使喚,我回答得結結巴巴的。

  她用鄙夷的眼光看了我一眼說:"這么差,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進來的。"

  接著她又說:"我們學校跟你們那個三類學校不一樣,我們培養的是有實力的學生。"

  說著,她又點了一個從本校初中部考上來的同學回答她的問題,那個同學回答完問題后,她用黑板擦敲著講臺說:"你看,重點中學的學生就是跟三類學校的學生不一樣嘛。"

  我羞愧萬分,真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從那以后,我似乎就被英語老師貼上了"差生"的標簽。有好幾次,我鼓起勇氣想跟她解釋,我想告訴她那一次我只是發揮失常,我的英語成績并不差,我的口語也不錯,上初二時我參加過英語口語比賽,還拿了獎。可是她嚴厲的表情,傲視的目光,使我幾次話到嘴邊又都咽了回去。

  讓我越來越焦慮的是,從此我上她的課就害怕得不行,我不敢正視她,更不敢舉手發言或提問題。有時她偶爾點我回答問題,我就緊張得發抖,不但發音走調,而且語無倫次。這樣她就更加譏諷我、打擊我、瞧不起我,她常指責我的話是:"連這個問題都不懂,還到這兒來干什么?"我甚至能看出她眼里的厭煩和鄙視。

  期中考試考完的那天下午,她拿著一摞還未改完的英語卷子很不高興地走進教室,說我們班沒有她帶的另一個班考得好,考90分以上的人估計不到10個人。然后她將答案抄在黑板上,讓我們根據答案給自己估分。我給自己估了估分,大概在90分左右,如果有這個分數,我至少能在班上排前十幾名。我心里暗暗高興,有一種翻了身的感覺,我很想將自己的估分告訴她,想讓她知道我并不像她想像的那么差。下課后,有幾個同學圍住她告訴估分結果,他們都是她平時很喜歡的學生。我看見她臉上浮出滿意的笑容。

  也許正是這笑容鼓勵了我,給了我勇氣,我也走過去說:"老師,我估分在90分左右。"

  她愣了一下,落在我臉上的目光急速地變化著:驚訝,懷疑,嘲弄,最后她用譏諷的口氣說:"你要是能考90分,太陽恐怕要從西邊出了。"她話音剛落,那幾個圍著她的"馬屁精"馬上發出一陣尖笑聲。

  我的心一下就被捅得鮮血淋淋。我強忍著羞憤的淚水回到座位上。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殘酷地剝奪我的自尊,為什么要這么狠心地打擊我的自信。我想對她說,我也是你的學生啊,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第二天試卷發下來,我英語考了87分,排班上第十四名。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在對這次英語考試進行分析評估時,她表揚了不少同學,對我卻只字未提。后來我總在想,如果那次她表揚了我幾句或者鼓勵了我幾句,也許后來的結果就不會像今天這樣,也許我會有另一種人生。

  從那以后,每次上她的課,我都覺得是一種煎熬,我害怕她的目光,更害怕她像刀子一樣落在我身上的譏諷和指責,我提心吊膽地害怕她點我起來回答問題,更害怕她走到我面前。這種恐懼讓我無法靜下心聽課,每回上她的課我都如坐針氈,看著手表盼下課。在這種狀態下,我的英語成績不斷下滑。一年級上學期期末考試,我從班上十幾名滑到了倒數第十名,到了一年級下學期期末考試,更滑到了倒數第一。我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差生。


  因為害怕英語老師,我幾乎害怕上了所有任課老師。我不敢與老師交流,不敢發言,不敢提問題,有沒聽懂的地方更不敢問老師。這樣,不懂的問題就越積越多,我其他科目的成績也開始下滑。

  上初中時我就一直很喜歡物理課,我對種種神奇莫測的物理現象充滿了好奇,對宇宙、太空充滿了奇妙的遐想。上高中后,教我們物理的是一位很年輕的女老師,聽說她是一所師范大學的高材生,帶我們的那一年是她畢業后任教的第四個年頭。她是惟一一位不讓我感到害怕的老師,她的笑容很溫和,眼神很親切,她從不說傷害學生自尊的話。只有上她的課時,我才會感到輕松和愉快,只有在她上課的課堂上我才敢舉手發言、提問題。

  可是高二下學期,她不知什么原因走了,有人說她出國了,也有人說她改行了。一位男老師代替了她的位置。男老師不茍言笑,也不大愛與學生交流,每次總是下課鈴一響就夾起課本離開教室。有一次,我有一道題不會做,我想請他給我講一講,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那天一下課我就沖出教室追在他身后,一直追到教師辦公室門口才追上他,我說:"老師,這道題我不會做,能不能請您給我講一講。"

  他不耐煩地看了我一眼說:"你不能自己動動腦子?這么簡單的題還用我跟你講?我現在要去吃飯,沒空跟你講。"說著,他進辦公室拿了飯碗,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匆匆向食堂走去了。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像兜頭被澆了一瓢涼水,從頭涼到了腳。從那以后我再沒向他提過問題,上課也從不發言。因為他,我失去了對物理課的熱情。

  那個自信的我不見了,那個充滿朝氣和活力的我不見了,我變得敏感而自卑,別人也許是不經意的一個眼神,也許是無意的一句話都會讓我痛苦讓我受傷。害怕痛苦、害怕受傷,我盡量躲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我害怕走近別人,更害怕別人走近我。

  那時,我每天起床時都有一種絕望的感覺,因為我不得不去學校,不得不去面對我不愿面對的老師。上學對我來說已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每一天都是那么漫長,那么難挨難熬。

  終于熬到了高考。對于那場決定命運的高考從一開始我就不敢抱任何幻想,還沒上考場我就知道自己會是失敗者。結果正如所料,我沒能考上大學。父母雖然從未當面指責過我,但是他們的失望每天都寫在臉上。

  就在幾天前的晚上,我聽見父親和母親在隔壁房間長吁短嘆,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明白,他們曾經很優秀的女兒為什么會"墮落"到連大學都考不上。

  我不知道今后的路該怎么走,我不知道人生還有沒有希望。

  ……

  像婉兒這樣受過老師傷害的學生并不在少數。2002年,一家調查機構曾在中小學生中進行過一項問卷調查,其中有一項是"老師是否罵過你或打過你?"結果,在反饋回來的問卷中,有36.2%的學生承認受過罵挨過打。

  老師對學生的傷害也許是無意的,他們責備、打罵、嘲諷的動機也許是好的,但是它在學生心里造成的創傷,也許終身難以愈合。

  成長中的青少年,正處于叩問生命、探索人生的關鍵階段,他們關注自我,渴望理解,渴望與成年人平等地交流;他們有著獨立的個性,希望得到肯定和尊重。可是在升學的壓力下,老師的眼里只有知識,父母的眼里只有分數,他們不愿或者無暇傾聽心聲,觸摸心靈。于是,一顆顆缺少靈魂導游者的心只好在苦悶中漫無目標地游蕩。

  同時,升學的壓力、望子成龍的期望還形成了一道特殊的屏障,它使老師與學生、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溝通遙遠而枯燥。久而久之,老師和父母的心靈封閉了,情感麻木了,感受遲鈍了。同時,微笑也消失了,慈愛也沒有了。而這一切就像一面鏡子,又必將會投射在孩子身上,使本應該朝氣蓬勃的他們變得萎靡和蒼白。

  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教育的真諦是提升人的心靈與智慧。殺了一個人的慧命,其實就等于毀掉了一個人的靈魂。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