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王瓊瘋了
王瓊瘋了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1885次


    已經3個月了,王瓊仍沒有一點好的跡象,她呆呆地坐在床上,有時嘴里會念念有詞,但那是一串含糊的發音,沒有人能聽得懂。有時她會用筆在紙上反反復復地寫著一個字:大或小,人或手,字跡歪斜幼稚。

  可是這個看起來神情呆滯,智力低下的女孩,幾年前卻是該市高考的英語狀元,她的彩色照片曾掛在母校的櫥窗里,她一直被母校引以為驕傲。大學四年里,她因成績優秀,兩次獲得一等獎學金,并被免試保送上研究生。

  天質聰穎、學業如此優秀的王瓊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王瓊的變化其實從大四下學期就開始了。她記憶力下降,常常發呆,有時會莫名其妙地哭泣,有時又會很亢奮地重復敘說一件事情。開始,她的父母并沒在意,她的老師和同學也沒在意。

  到了下學期,她的同學有的忙著考研,有的忙著找工作,王瓊因已進入保送上研究生的名單,沒有考研的壓力,也沒有四處奔波找工作的煩憂。她本該快快樂樂度過這段沒有壓力的輕松時光,沒想到她卻變得一天比一天憂郁,一天比一天落落寡歡,后來竟發展到整天不言不語,不知道按時上課,不知道按點吃飯,同學喊她去聽課,她木然地跟在她們后面走進教室,老師講課的時候,她既不看書也不作筆記,神情恍惚得像一個夢游者。到了吃飯時間,她不知道去食堂吃飯,只有在同學的提醒下,她才會跟著她們一塊去。她從不在食堂吃飯,買了飯菜就慌不擇路地跑回寢室,好像身后有人追趕似的。回到寢室,她要么呆坐在凳子上,要么睜著一雙空洞的眼睛躺在床上。而在這之前,王瓊卻是以學習刻苦出名的,她從不浪費一分一秒。

  寢室的同學將王瓊的反常表現報告給了老師,老師覺得此事非同小可,馬上跟她父母取得了聯系。當王瓊的父母趕到學校時,他們驚呆了,只見女兒神情呆滯地望著天花板,喊她的名字,她一點反應都沒有,老師告訴她,爸爸媽媽看她來了,她也沒有反應,她已經認不出自己的父母了。母親悲痛欲絕地撲上去緊緊抱住女兒哭著問:"小瓊,你這是怎么了?你怎么會這樣啊?……"

  王瓊木然地看著淚流滿面的母親,像看一個和自己不相干的人。父親老淚縱橫地說:"小瓊,我們回家吧,等你病好了,再來上學。"

  聽到說上學,王瓊的眼睛里立即充滿了恐懼,她一邊用雙手緊緊抱住身子,一邊連連搖著頭說:"不,不,不上學,不上學了……"

  "好,好,不上學了,咱們不上學了,咱們回家。"父親一邊安慰著,一邊扶著她走出寢室。

  王瓊精神失常后,有人認為是學習壓力太大造成的,也有人猜測會不會是因為感情問題。但她的同學否認了后一種猜測,她們說王瓊的生活里只有學習,她每天的生活幾乎是三點一線,這就是寢室、教室、圖書館。不要說談男朋友,就是班上的男同學,她也很少接觸,因為她母親早已跟她約法三章,上大學期間不能談戀愛,不能出去旅游,不能干一切與學習無關的事,要將全部精力放在學習上。

  如果不是那本日記,王瓊精神失常的原因也許永遠都是一個謎。

  那本日記是王瓊的父親在女兒寢室里發現的。王瓊被送進醫院的第二天,她父親來學校幫她辦理休學證明,后來又去女兒的寢室清理她的書本和生活用品,在拆枕套時,發現一個黑色封皮、紙張已有些發黃的本子從枕頭里掉出來。本子藏在枕芯和枕套之間,如果不是拆枕套,他很難發現。

  他翻開本子,發現是女兒寫的日記,心里先是吃了一驚,因為他從未見過這個本子,更不知道女兒還有寫日記的習慣。女兒將日記本如此精心地藏在枕頭里,一定是害怕被父母發現。

  閱讀著女兒的日記,每一字每一句都像一記記重錘敲在他的心上,他震驚,懊悔,他發現,他和妻子的愛不但沒讓女兒感到幸福,反而成了她痛苦的根源,成了她精神的牢籠。在日記里,他能看到女兒的精神是怎樣一步一步走向毀滅的,他能看到在精神毀滅之前,女兒經歷了怎樣的痛苦和掙扎。

  雖然這一切是那么地讓他和妻子痛心和懊悔,但這畢竟是他和家人的隱私,是一杯自釀的卻又不得不飲下的苦酒,但是為了救女兒,為了使醫生能對癥下藥,經過再三考慮,他和妻子將這本日記交給了女兒的醫生。

  醫生在看了這本日記后,對他們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愛子女是每一個父母的天性,但不同的愛會有不同的結果。對于你們來說,這個結果其實在很早以前就潛伏在那里,只是你們一直不知道而已。"

  王瓊的父母當年都是下鄉知青,直到1976年才先后返城。因為沒學歷,她父親在一所中學做了10年代課教師,直到后來參加自學考試拿到本科文憑才轉為正式教師。王瓊的母親在一家國企做出納,因企業不景氣,不到45歲廠里就讓她辦了內退。也許正是因為這些特殊的經歷,他們在王瓊身上寄托了自己的全部希望。

  從王瓊的日記里不難看出這一點。

  在最早的一篇日記里,她這樣寫著:

  從小學一直到現在上高中,我從沒心情輕松快快樂樂地玩過,過家家,跳房子,跳橡皮筋,這些小姑娘們常愛玩的游戲我從沒玩過。在我的記憶里,我只去過一次動物園,那還是上幼兒園的時候。后來,父母以要學習為由,再沒帶我出去玩過。小的時候,我很羨慕那些能自由自在玩耍的小朋友,可是母親教育我說,那些不愛讀書的孩子將來不會有出息,只能干掃馬路、掃廁所、出力氣的粗活。她說,你要想不干那種粗活,坐在干干凈凈的辦公室里,你就得好好讀書。

  那時候, 我的理想很簡單,就是好好讀書,將來有一份坐在辦公室里的工作。

  然而父母的理想其實要比我的理想遠大得多,他們希望我將來考上重點大學,然后出國留學,怎么樣也得拿到博士學位。為了這個理想,從上小學一直到現在,我無時無刻不在他們嚴厲的監督下。他們給我制定了每天的作息時間表,早晨,我必須5點半起床,起床后學習一個小時,上小學時是背語文課文,上中學后是背英語單詞;中午,我只有20分鐘午休,吃完飯躺一會兒就得起來學習;晚上,要學習到11點半鐘才能睡覺。生活每天都如此反復。他們還給我規定了種種清規戒律:不準留長發(他們認為梳起來麻煩,耽誤學習時間);不準看電視;不能與同學出去玩;晚上洗臉洗腳的時間不能超過20分鐘;房間里不能貼歌星、明星的照片等等。

  也許從小到大都被這樣嚴厲地要求著、監督著,它慢慢成了我的習慣。從小到大,我從沒留過長發,我的頭發總是剪得短短的,像男孩子一樣。我從不和同學出去玩,除了我的同桌周嫻,我幾乎沒有朋友。我從不看電視,自從我上了初中,家里的電視機就從沒開過,為了我,父母已多年不看電視。每天晚上,我最多只用10分鐘就洗漱完畢,不用父母催促就自覺地又坐到書桌前。至于我小房間的墻上,除了父親手書的一幅字,什么都沒有。那幅字就掛在我書桌的上方,寫的是:業精于勤,荒于嬉。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