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閣樓上的血案
閣樓上的血案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1629次


    老宋一家遷居那座靠海邊的南方城市已經15年了。他們從做小生意開始,先是賣針頭線腦的小百貨,后來開了家專賣上海羊毛衫的小店,再后來又租下一家國營商場的二樓專營服裝。

  老宋在城里買了房子,房子在老城區一條里弄里,是一幢二層半的舊樓,一樓是客廳兼辦公室,二樓是臥室,二樓上面還有一個一人高的閣樓。

  慘案就發生在閣樓里。

  那天是農歷臘月初八。老宋早早就起床了,他準備坐火車去義烏進貨。來回大約需要三天。臨行前,老宋叮囑妻子一定要看好兒子,不要讓他去網吧。

  兒子大志16歲,上初三,一年前迷上網吧后經常逃學,為了看住兒子,老宋不得不放下生意每天接送他上學。可就在幾天前,他因店里有事去學校接兒子時晚了半個小時,兒子就跑得不見了蹤影。他找了三天三夜,幾乎找遍了全城的每一家網吧,一直沒有找到兒子。正當老宋和妻子憂心如焚、惶惶不可終日時,兒子給家里打來電話,說他現正在郊區一家網吧里,因欠了人家500多元錢,被老板扣住了。

  老宋帶上錢,叫了一輛出租車匆匆趕到那家網吧。原來大志那天見父親沒來接他,暗自竊喜,打算去網吧玩個痛快,后來又轉念一想,父親沒見到他,一定會去網吧找他,于是,他打了一輛出租車就直奔郊區這家網吧,他一直泡在網吧里,每天由網吧服務員給他提供吃喝。這天,他想回家了,一算賬,三天三夜連吃喝帶上網,他在網吧欠下了600多元錢。大志將身上的錢都拿出來也只有100多元,只好打電話回家求救。

  一路上,老宋想起幾天來的擔心,幾天來的焦慮,真想見了面將兒子好好痛罵一頓。可是見了面,看兒子頭發蓬亂,一臉疲憊,又心疼得一句話都罵不出來了。

  回到家,大志吃了母親已給他做好的飯菜后,倒頭就睡,一直睡了一天一夜。等他醒來,母親苦口婆心地勸他不要再去網吧,她說:"你要什么都可以,我求你不要去網吧,馬上就要中考了,再這樣玩下去,你恐怕連普通高中都考不上啊……"

  大志漠然地望著窗外,對母親的話充耳不聞。母親"撲通"一下跪倒在他面前,要兒子答應不去網吧,她說:"我只有你這一個兒子,從小到大,你要什么,我給你什么,從沒虧待過你,今天你要答應媽媽,好好讀書,不去網吧。"

  大志冷冷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母親,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我不去就是了。"

  雖然兒子答應不去網吧,老宋仍是放心不下,所以一再叮囑妻子一定要看好兒子。

  老宋走的那天正好是周末,兒子沒上學,母親將他帶到店里讓他幫忙照看一下生意。上午,他倒是很安分,到了下午就呆不住了,要母親給他錢。母親怕他去網吧不肯給他錢,兒子就鬧起來,說不給錢就出走。

  這一招把母親嚇著了,她給了10元錢。兒子拿著錢就走了,她追在身后問他去哪里,他說:"你別管。"

  傍晚,母親回到家發現兒子還沒回來,知道他又去了網吧,她想,只給了他10元錢,量他玩不了多久就會回來。于是她上到閣樓,準備將從店里帶回的一部分現金鎖進保險柜。

  正準備從閣樓下來時,迎面碰上兒子。她發現兒子手上拿著一把菜刀,她驚問:"大志,你要干什么?"

  "我要錢!"

  "你不能去網吧了,你答應過你爸爸的,我不能給你錢。"她話音剛落,兒子就揮刀朝她砍來,她本能地伸手去擋,手臂上重重挨了一刀,鮮血立即涌出來浸透了米色的羊毛衫。

  "大志,你瘋了,我是你媽媽呀!"

  兒子不但沒放下刀,反而又揮刀朝她砍來,她拼力抓住兒子拿刀的手,想將刀奪下來,扭打中,她臉上又挨了幾刀,血流了一臉,她凄厲地喊著:"大志啊,我是你媽媽呀,你難道要殺死你媽媽嗎?"

  "別 嗦,快拿錢來!"他吼道。

  "你要多少?"她血人般地躺在閣樓的地板上,喘著粗氣問。

  "3000!"

  "保險柜的鑰匙在我褲兜里,你自己去拿。"

  兒子從母親褲兜里翻找出鑰匙,但鼓搗了半天仍打不開保險柜。他對母親說:"我開不了,你來拿!"

  母親只好爬過去打開了保險柜,兒子將里面放的5000塊錢全裝進了自己的口袋。然后,他扔下仍血流如注的母親匆匆下了閣樓。他在樓下脫去血跡般般的外衣,換上了干凈衣服。臨走前,他沖著閣樓上的母親說:"別怪我心狠,誰叫你不給我錢。"

  母親知道兒子要逃,她艱難地爬到閣樓的樓梯邊,對兒子囑咐說:"大志,外面天冷,把我給你買的新羽絨服帶上,別凍著。"

  兒子卻將大門反鎖上后,揚長而去。

  估計兒子已經走遠了,她才開始呼救。聽到了呼救聲,鄰居趕過來將氣息奄奄的她送進了醫院,并報了案。

  經檢查,她身上挨了5刀,其中,頭部、面部挨了3刀,手臂和腿上各一刀。有一刀砍在眼瞼下深及顴骨。派出所干警很快就趕到了醫院,問她誰是兇手,她支支吾吾不肯說。后來,他們從她家里找到了她兒子的血衣,她才不得不承認兇手就是她兒子。

  跟老宋一起做生意的親戚給老宋打手機報信說:"你老婆被人砍傷了!"

  老宋大吃一驚,早上出門時她還好好的,怎么就被人砍傷了。他問是誰砍的,對方支支吾吾地說:"你回來就知道了。"

  老宋貨也不進了,連夜往家趕。一路上他設想了種種可能,遇到劫匪了?因生意上的事與人發生口角了?他做夢也沒想到,砍傷妻子的竟是自己的兒子!

  面對警察的詢問,老宋羞愧難當地說:"我知道早晚會有這一天,這是報應,這是我們自己作的孽啊……"

  大志剛滿一歲時,他們夫妻倆作出了一個決定,為了讓兒子將來過上好日子,他們決定離開家鄉去沿海城市創業。他們將兒子托付給了孩子的爺爺奶奶。

  大志是在爺爺奶奶的百般寵愛下長大的,真可謂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他們事事順著他依著他。他已經四五歲了,出門仍不愿自己走路,無論去哪里都由爺爺背著;六七歲時,無論是洗臉洗腳還是穿衣服脫衣服,都由奶奶服侍。爺爺奶奶自己省吃儉用,可是給孫子買東西即使再貴眼都不眨一下,出手極大方。

  大志7歲那年,父母回老家接他去城里上學。那時,夫妻倆已在城里站住了腳,有了自己的店鋪。自從將兒子接來后,老宋的妻子基本上不管生意上的事,回家全心照料兒子。她送他上學,放學接他回家,一路上,書包總由她背著,從小學一直背到兒子進中學。

  爺爺奶奶百依百順的溺愛,已使大志養成了驕橫的脾氣,他說菜不好吃,會將滿碗飯菜全潑在地上;他說洗澡水熱了或涼了,會大罵母親是個蠢豬。他抽屜里從沒斷過零食,一看見商店里有什么新玩具,就一定要買回家。

  對于兒子的驕橫,他們從來不責罵,而是一味地容忍。他們認為,兒子那么小時他們就離開了,所以總覺得自己欠兒子的,于是千方百計地滿足他的各種要求。而他們的這種慫恿和溺愛愈發使大志的驕橫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在迷戀上網吧之前,大志的學習成績尚可,還擔任過數學科代表,也正因為如此,老宋對兒子充滿了希望,他希望兒子將來能考上名牌大學,然后出國留洋,并早早就在銀行給兒子儲備了一筆數目可觀的留學資金。

  可是沒想到的是,兒子上初二后迷戀上了網吧,學習成績急劇下降。開始,他們也好言好語地勸過他,甚至求過他,希望他迷途知返,但大志像中了毒癮一樣難以自拔。他們也嘗試過不給他錢,使他沒錢去網吧,可是不給他錢,他就用不上學不吃飯來威脅。每一次,敗下陣來的總是他們。

  在血案發生前不久,還發生了一件事。

  那天,大志只上了一節課就逃課去了網吧,為了不讓父母找到他,他去了一家離學校較遠的網吧,等老宋夫婦千辛萬苦地找到他時,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他們苦苦相勸,總算將他勸回了家。可是一回到家,兒子就跟他們攤牌說:"要想讓我不去網吧,除非太陽從西邊出,我對上學沒興趣,你們也不要對我抱太大希望,不如干脆將給我存的錢拿出來,讓我痛痛快快玩一陣。"

  老宋氣得渾身哆嗦,他第一次咆哮如雷地對兒子拍了桌子,誰知兒子竟沖到廚房擰開了煤氣開關,說:"你們不讓我去網吧,我們就一起死吧。"說著抓過火柴就要點火,被老宋攔腰緊緊抱住了。


  經過了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老宋既傷心又失望,可他怎么也沒想到兒子會喪心病狂地對自己的母親舉起刀。老宋的頭發一夜間花白了。

  血案發生的第二天,派出所民警在一家網吧找到了大志。他對砍傷母親的事實供認不諱。

  在錄口供時,問他為什么要殺自己的母親,他說:"她不給我錢。"

  "不給錢就殺你母親,你怎么下得了手!"

  "我沒想那么多,當時只想拿到錢。平時,只要找她要錢她都給我,可這一次她硬是不給,所以我就將她殺了,我沒想讓她死,只想砍傷她,她受傷了,就不會到網吧來找我了。"

  父母平時對我向來百依百順,我要什么他們就給什么,我口袋里從不缺錢花。小時候,我房間里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玩具,有幾百元一件的,也有幾十元一件的,玩膩了我就扔到一邊或拆個稀巴爛,他們從不指責我,反而會低聲下氣地問我:"兒子,你還要啥?"

  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我們班有個同學帶來了一部玩具手機,聽說是他爸爸從香港帶回來的。那時候手機還不像今天這么普及,有手機的人并不多。所以那部可以假亂真的手機一下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下課后,大家一窩蜂地擁上去,人人都想拿在手里裝模作樣地過過癮。我沖在最前面,想第一個搶到手機,誰知,那同學推了我一把,然后將手機藏進了懷里。

  我當時很惱怒,正想揮拳教訓教訓他,可這時老師走過來了,我只好憤憤地說:"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個破玩具手機嗎,明天我拿一個真的來給你瞧瞧。"

  那天中午一放學,我就趕緊跑回家,我對母親說要一部真手機。她吃驚地說:"哪有小孩子用手機?再說也太貴了。"

  "不嘛不嘛,我偏要,今天就買,明天我要將它帶到學校去。"

  見她仍在遲疑,我威脅她說,如果不給我買,我就不吃飯,一天不給我買,我就一天不吃飯。我知道這一招最管用。

  果然,母親馬上滿口答應說:"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這就去給你買。"

  第二天上學,我帶上了母親花了3000多元給我買的新手機,我炫耀地將它掛在胸前,它不但讓我出了口惡氣,還讓我在全班同學面前掙足了面子。從那以后,班上同學送我一個綽號:大哥大。

  過去,只要我提出要求,每一次他們都會滿足我,可自從我開始去網吧后,他們就變得很摳門,即使給我錢,一次也只給十塊八塊的,根本就不夠花。我想弄到很多錢,我知道保險柜里有錢,但是我沒有鑰匙,也不知道密碼。我要是不殺她,她不會給我鑰匙,更不會告訴我密碼……

  我知道他們對我寄托很大希望,可是我在教室就是坐不住,老想著去網吧上網。我父親本來答應了給我買臺電腦,可是一直不兌現,說怕我玩電腦沒心思學習。這件事一直讓我耿耿于懷。

  宋大志被抓起來后,老宋又為"解救"兒子四處奔走,他說:"只要不送他去少管所,花多少錢我都愿意。"

  過分的溺愛,是一種慢性毒藥,它會一點點地侵蝕孩子的靈魂,最后,破碎的是父母的希望。過分的溺愛,是一杯自斟自飲的苦酒,它帶來的只會是痛悔和失望。

  愛,能成就一個人。 溺愛,會葬送一個人。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