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關進瘋人院的女孩
關進瘋人院的女孩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2046次


    燕燕曾經是個聰明、漂亮,腦子里充滿了各種奇妙幻想的小女孩。3歲時,她捏著媽媽的鼻子說:"我要把媽媽的鼻子捏成大象的鼻子。"4歲時,她給爸爸講自己編的故事"老婆婆的棗樹"。那時,爸爸媽媽都認為燕燕是個智力超常的孩子。

  燕燕5歲那年,媽媽將她送到鋼琴老師家里學琴,和她一起學琴的還有一些和她差不多大的小朋友。燕燕的樂感很好,可是手型卻常常不符合老師的要求,嚴厲的老師見了便喝斥著用鉛筆打她的小手。這使燕燕對老師充滿了恐懼,只要見到老師就緊張,越緊張越彈不好。學了沒多久,老師在小朋友中進行淘汰賽,排在最后的她被無情地淘汰了。這是一直在寵愛和贊揚聲中長大的燕燕,遭受的第一次挫折。

  可是這次挫折并沒有讓燕燕喪失自信。她說她的一切不幸都是在上學以后發生的。

  在她家那間擺滿了布娃娃的小房間里,燕燕向我講述了她的不幸。

  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認為我是一個智力超常的孩子,他們對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到了上學的年齡,我本可就近去我家附近的一所小學,可父母認為那所學校太一般,而我應該上最好的學校。后來,他們找了很多關系將我送進了一所實驗小學。

  不幸很快就發生了。上學不到一個月,便發現我眼睛弱視,媽媽帶我去醫院治療,醫生將我的瞳孔放大了,在治療的一個多月里,我的眼睛看不見黑板上的字。期中考試,我有兩門功課不及格。

  我一下變成了差生。班里同學歧視我,欺負我。放學路上,有的搶我的書包,有的揪我的頭發,有的還朝我身上扔土塊。

  我心里不服氣,不就是治眼睛把功課拉下來了嗎,我一定能趕上去。那時候我對自己還充滿了信心。

  一次,二年級學生都要挨個去校長室考朗讀,為了能考個好成績,我早就將那篇課文讀得滾瓜爛熟。

  我們在校長室外排著隊,我有點緊張又有點激動地等待著這場考試。終于輪到我了,我翻開書正準備朗讀,這時,站在一旁的大隊輔導員李老師走到校長身邊,悄悄對他耳語說:"這孩子有點傻,可能腦子有問題。"

  李老師說的話,一字一句我都聽得清清楚楚。校長聽了后抬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有一種掩飾不住的厭惡。

  我一下子呆住了,望著書上的課文,腦子里一片空白。這時,耳邊傳來校長嚴厲的聲音:"還愣著干嗎,還不快讀?"

  我哆哆嗦嗦嗑嗑巴巴地讀起來,那課文變得好長好長啊,怎么也讀不完。終于讀完了課文,我不敢抬頭看校長的臉,我想他臉上的表情一定很難看,我噙著淚水低著頭跑出了教室。

  二年級下學期,正好是這位校長擔任我們班數學老師,我怕他,我怕他看我的眼光,那眼光里似乎充滿了鄙視和譏笑,似乎在說"你是個傻子"。

  在這之后不久,一次上體育課,老師讓大家圍成圈做游戲。班長點了人數后報告說:"老師,多出一個人。"老師指著我說:"你出去,自己一邊玩去。"我只好低著頭走出隊伍,背后傳來一陣譏笑聲:"傻呆呆的,還想做游戲……" 我含著淚水孤獨地走到操場外,我用樹枝在地上拼命地寫著:"我不是傻子,不是傻子……"

  學校要舉行歌詠比賽。我想,這次是全班合唱,不會沒有我。可是排練的那天,老師卻讓我提前放學回家。我愣住了:"老師,為什么不讓我參加排練?"老師皺了皺眉頭說:"這次合唱沒有你。"我鼓了鼓勇氣問:"為什么沒有我,老師,我唱歌得過滿分的!"老師不耐煩地說:"這是班上的安排。"站在一旁的班干部說:"你傻啦巴嘰的,上臺會給我們班丟分的。"

  僅僅因為成績差,我就是頭腦遲鈍的傻孩子嗎?僅僅因為成績差,我就要受人欺負嗎?我恨那些用看傻子眼光看我的老師,我恨那些將我當著傻子耍弄的同學,我討厭學校。為了報復同學,我將毛毛蟲偷偷放進那些欺負我的女同學的筆盒。為了報復老師,我故意天天遲到,天天不做作業,因為我的"搗亂",年級的流動紅旗我們班從沒得到過。我不聽課,也聽不進課,老師講課時,被永遠安排坐在最后一排的我便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是一個充滿了神奇的童話世界,在那個世界里,我是一個無所不能,又聰明又漂亮的小公主。

小學六年,父母為我轉了三所學校,可是我對學習已失去了興趣,對學校已失去了美好的感覺,我的學習成績越來越差。父親和母親一次次被老師或校長喊到學校。回來后,我總逃不了一頓打。父母又氣又急,他們不明白,曾經那么聰明可愛那么溫順聽話的女兒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他們也懷疑起了我的智力。

  我的父母,一位是從事科技工作的高級工程師,一位是大學教師,他們的青年時代幾乎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過的。他們是靠自己的勤奮和努力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所以,他們希望自己的女兒也是優秀的,希望女兒能讓他們驕傲。

  我兩三歲時,他們就對我開始了學前教育,教我認字做算術,才四五歲他們就將我抱到琴凳上學鋼琴。他們不但希望我出類拔萃、有出息,他們還希望我將來做一個"高尚的人,純粹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所以,他們經常對我進行思想教育,教我唱革命歌曲。我不會唱兒歌,卻會唱《國際歌》、《南泥灣》、《紅梅贊》,長大后,我不會唱同齡人都會唱的流行歌曲,卻會唱蘇聯的《卡秋沙》、《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父母煞費苦心地想為我筑起一道防護一切不良思想影響的安全屏障。可是這樣做的結果卻是,我和同齡人格格不入,我不熟悉他們的語言,不熟悉他們的思想,不懂他們的游戲規則,我被同齡人看做異類,看做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我成了一個形單影只的孤獨的孩子。

  我不但讓父母失望,讓他們傷心,更讓他們的自尊受到傷害。一次家庭聚會,舅舅當著眾人的面夸他的兒子怎么聰明,并提醒媽媽帶我去檢查一下智力。一向要強的媽媽自尊心受到了傷害,當時我正在另一個房間玩耍,她臉色鐵青地沖過來,狠狠地摑了我一耳光。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嚇得嚎啕大哭。當時我并不知道媽媽為什么生氣,為什么打我。

  在家里,我是讓父母失望和傷心的不爭氣的孩子,在學校,我是被老師和同學歧視和瞧不起的差生。

  我對學校充滿了恐懼,也充滿了厭惡。我不愿上學。開始,我裝肚子疼,可是"好"了后,我還得上學。見爺爺因肌肉萎縮,左手常控制不住地顫抖。我想,如果手抖得拿不住筆父母就不會讓我上學了。

  一天早上,媽媽喊我起床上學,發現我雙手顫抖不止,她嚇壞了,趕緊送我去醫院。醫生給我扎針灸,一連扎了半個月。扎針實在太痛苦了,我只好去上學。后來我想,要真正逃避上學,只有裝瘋,只有失去記憶,一個神經錯亂的人是不可能上學的。

  11歲那年的一天,我突然"瘋"了,爸爸媽媽不認識了,鋼琴不會彈了,自行車也不會騎了,連10以上的加減法都不會做了。我披頭散發呆呆地坐在床上,一會兒大喊大叫,一會兒胡言亂語。

  媽媽嚇壞了,從醫院給我買來了鎮定藥,可是藥服下去后,我的"病"仍不見好。媽媽只好帶我去醫院。她用自行車帶著我,可是走到半路,我突然從自行車后座上滾下來,我拉著媽媽的衣服說,我看見滿地都是血,我看見地上有幾顆人頭在滾動。媽媽嚇壞了,她緊緊將我摟在懷里,她相信我一定是瘋了。

  第二天,媽媽流著淚對我說:"燕燕,媽媽送你去住院好嗎?"

  我天真地想:"住院就不用上學了,還能看電視,也不用每天裝得瘋瘋癲癲的樣子。"我點點頭。

  去住院的那天是星期一,我興高采烈地穿上了漂亮的太陽裙,在裙子口袋里裝滿了泡泡糖,還帶上了我心愛的兩個布娃娃。

  到了醫院,只見高高的圍墻圈著一個院子,院子里的病人,有的神情木然目光呆滯,有的胡言亂語滿院子亂跑。這時,一位護士走過來拉著我的手讓我跟她走,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進來的那個小門就"嘭"地關上了,從外面傳來一陣鎖門聲。爸爸媽媽不見了。我一陣恐懼,猛地掙脫了護士的手,飛快地跑到那個小窄門邊,一邊拼命地拍打著門,一邊哭喊著:"爸、媽,我沒有病,我真的沒有病,我是裝的呀,我要回家,你們快帶我回家呀……"

  兩位護士過來將我拖進了病房。我一邊掙扎著一邊哭著喊著:"我沒有病,我沒有瘋,不信你們可以考我,我什么都記得,我真的沒有病。"

  可是醫生卻將我的哭鬧看成是"情緒不穩定",他們將我綁在椅子上進行電針灸治療,痛得我險些暈了過去。

  終于盼來了星期三,下午是探視時間,我想爸爸媽媽一定會來看我,我準備將裝病的真相告訴他們,我要回家,我在醫院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下午,我從門縫里看見了媽媽,我哭喊著:"媽,快帶我回家吧,我沒有瘋,我是裝的。"我看見媽媽在哭,我聽見了媽媽的哭聲。可是媽媽沒有進來看我,后來我才知道醫生告訴我媽媽,說我的情緒很不穩定,不能探視。

  我知道,如果再哭再鬧,我永遠也回不了家,永遠不能向爸爸媽媽說明真相。我變得乖了,聽話了,還主動幫助護士打掃病房里的衛生。終于盼到了星期天,媽媽來了。我說:"媽媽,我真的沒病,你帶我回家吧。"

  媽媽去征求醫生的意見,醫生見我安安靜靜的,說:"要不出去試一試吧,不行再送來。"我知道,我再也不會回到這可怕的地方來了。

  雖然我跟媽媽說我是在裝瘋,可是媽媽仍半信半疑。我住院的那家精神病院辦了一個專門收治青少年的精神療養班,白天治病,晚上可以回家。媽媽將我送進了療養班。我發現,那里有不少像我一樣討厭學習的孩子。

  見我情緒漸漸穩定下來,媽媽決定自己給我補習落下了3個月的功課。我這次表現得很認真很努力。補習了半個月,學校就要期末考試了,我主動要求回校參加考試。我是想以此告訴爸爸媽媽,我不是傻子,不是瘋子。

  考試結果令老師和父母驚訝,一個學期幾乎沒上學,語文,我考了80多分,數學也考了70多分。媽媽疑惑地說:"這孩子也許并不傻!"她將我帶去做智商測定,幾家醫院的測定結果幾乎是一致的,他們說我是個智力超常的孩子,我的智商指數在130以上。

  雖然父母不再懷疑我的智力,但是我沒有想到,因為逃避上學裝瘋的這段經歷,會成為我永遠也擺脫不掉的恥辱。進了中學后,在同學和老師的眼里,我不但是個傻子,還是個瘋子,我走到哪里都會有人指指點點地說:她是瘋子,進過精神病院。

  當幾乎所有的人都拋棄了我,當我的心陷入無邊的黑暗時,一位女老師親切的笑容像一縷陽光使我的心得到了些許的溫暖。

  她是我的數學老師,她不像其他老師那樣歧視我嫌棄我,也不拿另眼看我,她對我和其他同學一樣的溫和可親,我哪怕有了一點小進步,她也會由衷地贊賞。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動了,因為那么久那么久以來,我從沒被老師關心過,從沒被老師尊重過,從沒看見過老師對我投來如此親切的笑容,從沒得到過老師的表揚和贊賞。

  因為有了這位老師,我覺得學校生活不再那么痛苦和難熬,書本也不再那么可厭和可憎。我喜歡上數學課,我認真聽講,認真做作業。我喜歡數學老師,為了能夠更多地引起她對我的關注,為了給她留下更好的印象,我甚至向老師主動要求每天由我來開關教室的門。

  管教室的鑰匙是個苦差事,每天早上,我必須提前半個小時到校,下午放學,我必須等同學們都走了才能鎖上教室的門。可是我干得很高興,而且每天忠于職守。我將那位和藹可親的數學老師當做自己生活中惟一的陽光,我渴望老師更多地了解我,幫助我。可是我又缺乏主動走近老師的勇氣。有好幾次,放學后,我悄悄地騎著車跟隨在老師的后面,目送著老師回家。

  可是不久,同學中議論紛紛,說我愛上了那位數學老師,說我是同性戀者。頓時,謠言像長了翅膀一樣在校園里飛揚。也許因為我曾經有過"精神病史",于是在許多人的眼里,我是一個不正常的女孩,所以,所有聽到這個謠言的人幾乎都深信不疑。就連那位和藹可親的數學老師也惶惑不安起來,她有意疏遠了我。也許她并不真正了解一個久被遺忘、久被歧視的女孩的心理,并不了解老師一個溫暖的笑容,一句親切的話語在一個幾乎被所有人拋棄的女孩心里的分量。謠言也傳到了我父母的耳里,也許他們并不真正相信女兒當初是裝瘋,也許他們內心深處也認為女兒是不正常的,所以,他們憂心忡忡地帶我去看心理醫生。那位據說是京城名醫的心理醫生,竟也懷疑我是個同性戀者。我欲哭無淚。后來,母親幾次要帶我去見那位心理醫生,都被我哭著拒絕了。

  我真正地絕望了,我的心又一次陷進深深的黑暗里。我怕老師,怕同學,見了他們心里就打哆嗦,我還懼怕考試,只要考試,我就會暈厥在課堂上。我知道自己已走進了人生的死胡同:不去死,就會真的發瘋。為了發泄內心的痛苦,我常常躲在廁所里用刀片一道一道地劃傷自己的手,我常常讓貓咪將我的手抓得手無完膚。有誰知道啊,我也曾有過那么多的理想,可是我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擊被否定。我也渴望成功,可是卻一次又一次地看不到希望。

  一天深夜,燕燕用刀片劃開了自己的手腕。

  她沒有死,被母親送進了醫院。可是第二天母親發現,她又用刀片將縫起來的傷口劃開了。

  一個抱著必死決心的孩子,心里該是怎樣的絕望!

  教育意味著生命的進步,意味著智慧的孕育,而每一個學生都是一本不斷進展的正在撰寫的書,沒有哪一個生命是應該忽略的,沒有哪一個生命是可以唾棄的,教育本就是一種期待,一種牽手,一種成長,它涌動的應是生命之流,綻放的應是成長之花。

  賞識每一個生命吧,因為每一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