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公告中心 國民教育 職業資格 企管咨詢 師資中心 工程資質 招聘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1
  • 2
  • 3
教育現狀文獻
教育促進文獻
就業促進培訓項目
政策導讀
聯系我們
公  司: 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 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郵  編: 300203
電  話: 022-58535118
不支持flash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現狀文獻 -> 為什么總是我的錯
為什么總是我的錯
更新時間:2012/10/26 點擊:1609次


    一位女孩投書報社,講述了自己兒時的一段心路歷程。

  如果用社會慣用的價值標準來看,如今的她無疑是一位成功者:大學畢業,在北京有一份收入不薄的工作。可是兒時所經歷的一切,像一道永遠無法消失的傷痕在她心里裸露著,她說她一直逃脫不了在這道傷痕上行走的慣性,這種慣性像一道咒語控制著她的思想,她的性格,她的命運。

  昨晚我又做夢了,夢里,母親又一次責備我。一件原本不是我做的錯事,母親一定要我承認是我做的,任我如何解釋都無用。我又氣又怒,委屈得大哭起來。這么些年里,不知為什么,類似的夢總是不斷重復著出現。每一次,我都會一臉淚水地從夢中驚醒。

  母親出身貧寒,初中畢業后,她沒能如愿讀高中而是進了不收學費又有補助的中專,學習當時很讓人羨慕的機械制造專業。可是大學夢一直深植于母親心中,所以,她嫁給了父親,一個工農兵大學生。這可能是母親愛上父親的重要原因。

  父親溫和、內斂,沒有母親的爭強好勝。所以,在后來,當工農兵大學生不再吃香時,母親就開始抱怨隨遇而安的父親不求上進。母親憑借自己的努力成為單位技術處為數不多的中專畢業生之一。盡管如此,母親還是覺得自己吃了沒學歷的虧,而且,她認定自己如果是一個男人,肯定比父親有出息。畢竟,機械制造不是一個適合女人的職業。

  父母的關系還算不錯,父親處處讓著母親,但也不把母親出人頭地之類的要求放在心上。家里的事情基本上是母親說了算,在我和弟弟相繼出生后,母親便將自己的心高氣傲轉嫁到我和弟弟身上,也將她沒能圓的大學夢寄托在我們身上。

  從小我就知道,母親的話必須聽,母親的要求必須達到。但是我一直不能明白,母親為什么處處偏袒弟弟,只要我和弟弟有什么爭吵,挨罵甚至挨打的總是我。一旦發生什么事情,母親問都不問,就認定是我的錯。

  在父母身邊的18年里,這樣的事不知發生了多少回,而讓我刻骨銘心不能忘的是上小學時發生的一件事。

  一天,父親拿回兩張電影票,讓我和弟弟去看電影。就在我們準備出門時,母親突然發現放在桌上的10塊錢不見了。

  她厲聲問我:"是你拿了嗎?"

  我壓根兒就沒看到桌上的錢,我告訴她沒拿。可是母親不相信,硬是認定錢是被我拿走的,她說:"不是你,還會是誰?你今天要是不承認,就別去看電影!"

  我委屈地爭辯說:"我真的沒拿,我根本就沒看到桌上的錢。"

  母親指著我的鼻子說:"拿了錢你還嘴硬,不承認你就別去。"

  這時,父親過來跟我說:"只要你承認,爸媽不怪你。"

  天哪,居然所有人都認定是我拿了錢!我愣愣地站著,看著父母確信無疑的表情,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電影眼看就要開始了,弟弟已經穿戴整齊,正往口袋里裝著餅干。我想,我如果不承認,電影肯定看不成,可是我特別想看那場電影。在最后一刻我終于堅持不住,違心地承認自己拿了錢。

  在母親刺得人背脊發涼的目光下,我低頭出了門。那天晚上雖然看上了電影,但坐在電影院里我有一種想哭的感覺,為了看這場電影,我不得不違心地承認自己偷了錢,那種感覺真的很委屈、很悲哀。

  電影看完后,我和弟弟回到家里,母親一邊繼續訓斥我,一邊鋪床準備睡覺,就在拉動枕頭時,她在枕頭下面發現了丟失的錢。

  聽說錢找到了,我再也忍受不住委屈,一下子大哭起來。

  父親見狀,一邊安慰我,一邊跟母親說:"你看,是你弄錯了吧。"

  母親瞪了父親一眼,拉著弟弟洗臉去了,就像什么事兒也沒發生過一樣。她憑白無故誣陷我偷了錢,最后卻連一句道歉的話也不說。

  母親總是這樣先入為見,認定所有的錯事都是我做的。

  這事過去沒多久,又發生了一件事。

  有一天,院里來了收廢品的,母親將家里一些無用的東西拿去賣了。弟弟見那些破破爛爛的東西能賣錢,心動了。第二天,那人又到院子里來吆喝著收廢品。當時母親出去了,只有我和弟弟在家。弟弟東找西找地找了一堆東西,要抱出去賣。我在一邊看著,沒阻攔,心里暗暗有點幸災樂禍,我知道,他要賣的那些東西里有不少是有用的,弟弟這回肯定要闖禍。

果然,母親回來后發現家里少了東西,找我和弟弟責問,弟弟一看闖了禍,趕緊跟母親說:"我看見了,那些東西都被姐姐拿出去賣了。"

  母親一聽暴跳如雷,她指著我說:"我就知道是你干的!"

  我說不是我,那些東西是弟弟拿出去賣了。可是母親不信,她認為我是在狡辯是在栽贓,見我死活不承認,母親怒不可遏地要將我趕出家門。當時,天已漸漸黑下來,想到在漆黑的夜里無家可歸,我害怕極了,我用雙手死死抓住門框哭得昏天黑地。

  聽到我的哭聲,鄰居一位阿姨趕過來,問清緣由后,她告訴母親,她親眼看見那些東西是我弟弟拿出去賣的。知道了實情,母親只輕描淡寫地跟弟弟說:以后不能這樣。然后對滿臉淚水的我說:"你再哭,就滾出去!"

  那天晚上,我一次次從噩夢中哭醒,夢里,母親拿著大棒追在我后面要打我。我的哭聲驚動了父親,他走到床邊問我為什么哭。我不愿說出那個噩夢,我說:牙齒疼。父親信以為真,給我拿來了消炎藥。他走后,我將那些藥全部扔到了床底下。

  從此,我時常做同樣的夢,醒來就一個人哭,心里有什么事兒再也不愿跟父母說。

  母親一直念念不忘她的大學夢,她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和弟弟身上。在我印象里,我很少得到母親的贊揚,她總是嫌我不夠好,達不到她的要求。她總是拿我和別人比,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看人家怎么怎么樣!我很小就知道清華、北大、牛津、哈佛,當別的孩子還在數數時,我已經在母親的指導下念著"負負得正,正負得負"的口訣,做算數題。

  從讀小學開始,母親就要求我考第一。每天,除了完成作業,我還要做完母親布置的50道數學題。看著別的孩子開心地玩耍,我開始憎恨母親,恨那些數字。我發現,如果我堅決不做那些題,母親肯定會責罰我,但是母親關心的只是題目的最后結果正確與否,并不留意解題的過程。因為忙,她顧不上查看每一道題。

  發現了她的疏忽后,我在書店找到了那本習題集,每天都去那里抄答案,然后簡單地寫兩行解題過程,這樣每天就能很快地完成母親布置的作業,然后去和小朋友玩。

  也就是在這樣的投機取巧中,我學會了應對母親。我從來不跟她說我的真實想法,我干的很多事她從來都不知道。我找各種借口放學不回家,甚至逃學,好在我的成績好,家長會上總能得到老師表揚,這讓母親很滿意。

  小學畢業,我以絕對的高分考上了省重點中學。當年能考上省重點,就意味著一只腳已邁進了大學校門。母親對我的管制有所放松,我有了相對自由。可是到了初三,我又開始跟母親有了正面沖突。可能我天生就不是學理科的料,到了初二、初三開始有物理、化學課之后,我的考試成績就不如原先那么好了。而且,母親越是逼我,我越是逆反。我迷上了詩歌、小說,在物理課上寫詩,在化學課上看小說。看著我日漸下降的考試名次,母親大怒。不管是她發脾氣,還是說好話,我都置若罔聞。終于有一天,母親忍無可忍地撕了我辛苦寫好的準備拿去參賽的作文。

  她認為我參加作文比賽毫無用處,我的涂涂寫寫只是浪費時間,是故意跟她作對。在她看來,舞文弄墨根本就是不務正業,數理化才是實實在在的一技之長。我冷冷地看著母親撕我的作文,一句話也不說。我越這樣,母親就越生氣。她罵我,罵很難聽的話。我冷漠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與我無關。其實,母親罵我的那些話,每一句都被我記在了心里。

  讀高中的那幾年,我將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里,跟家人幾乎沒有什么交流。母親對我優異的文科成績視而不見,我當然也不會告訴她我在全市作文大賽得獎之類的事。看著母親將全部希望寄托在弟弟身上,我在心里跟自己說,我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學,給她看看。而且一定要遠遠地離開家,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高中畢業時,我本有機會被保送讀當地一所大學,但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這個機會,因為我想遠遠地離開家,離開母親的監視,離開她挑剔的、永遠不滿的目光。高中三年我學得很苦,當時,支撐著我的惟一信念,就是考上大學,離開這個家。

  我如愿以償地考上了北京一所重點大學。接到錄取通知書時,母親大吃一驚,她曾認定我考不上這所學校。

  我熱切地盼望著離家的日子,母親卻明顯地焦慮起來。她不止一次地抱怨我沒有報考本省的學校,又不得不接受我將要離去的事實。走的那天,在火車站,母親居然哭了起來。瘦小的母親站在人群里,車窗的玻璃將我們隔開,看著她伸手擦眼淚,我很想跳下車去安慰她,卻愣愣地站著不敢動,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很長時間以來,我已經不知道如何跟母親交流。

  好勝、要強的母親終于將我和弟弟都送進了大學校園。每個假期回家,母親都跟我說畢了業一定要回來工作。我知道母親的這個要求并不過分,可心里總有隱約的不快——為什么從來就不問我想要什么樣的生活?可是,我再也不會跟母親理論了,而母親也知道,她永遠改變不了我的想法。

  畢業后,我留在了北京,因為這里更適合我。我無法去跟母親講我的打算,我害怕她跟我說:長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你了。

  我曾經以為,離開家,離開母親后,我就自由了,我就快樂了,我就能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其實不然,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發現, 雖然我開始了自己的生活,卻仍然無法擺脫家庭曾經給予我的影響, 這種影響已滲透進了我的人格、心理、性格,它甚至決定著我的行為方式,處事原則。我不能不說這是一種宿命,我的好強、倔強、不擅交流、內心深處的孤獨,這都是生我養我的家所給予我的。它已經給我的靈魂打上了烙印。

  失敗的家庭教育結出的苦果并不只有"問題少年"、"劣跡青年",還有一種苦果是心靈的,這種心靈的苦果看不見摸不著,它的苦汁卻每時每刻都流動在血液里。

  父母對孩子的傷害常常是不自覺、不自知的。也許不是打罵,卻留下比打罵更深的烙印。心理學家認為,這種傷害,年齡越小烙印越深。就像俄羅斯玩具"套娃",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強大的外表,但他內心深處的自我,卻還是小小的一個。如果孩子在幼年時期沒有感受到父母的愛,不管他長大以后掙了多少錢,地位有多高,他都可能不喜歡自己,因為他無法獲得自信。

  人的一生,很難擺脫家庭所帶來的影響。一些心理學者甚至認為,一個人成年后的人格特征、處事方式、心理狀態,都與童年的經歷相關。家庭給人以溫暖和關愛,但同時,家庭也能傷人。

  一個人就是一個世界,每一個人都是世界上惟一的。學會欣賞你的孩子吧,因為生命之間是無法比較的。







[返回]
 
相關推薦: 天津人力資源管理師培訓 | 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案例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 | 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行政管理師培訓
天津行政管理培訓 | 天津績效薪酬管理師 | 天津市行政管理師培訓 | 天津市場營銷培訓 | 天津職業資格認證 | 績效薪酬管理師培訓中心
關于我們 | 招聘中心 | 就業促進 | 人才發展 | 企管咨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天津市星星之火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地 址:天津市小白樓CBD核心區富力中心2號樓2504 電 話: 022-58535118
備案/許可證編號:津ICP備12007000號   技術支持:華易動力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